主页 > 散文技巧 > 正文

角瓜汤

2022-03-30 20:35:45 来源:通俗文学 点击:1

角瓜,学名西葫芦,又名搅瓜、白南瓜、美洲南瓜、茭瓜。但老家的人们还是习惯叫它角瓜。

角瓜果实呈圆筒形,果面平滑,以采摘嫩果供菜用。以皮薄、肉厚、汁多、可荤可素、可菜可馅而深受人们喜爱。虽然用角瓜做出的菜肴有很多种,而我情有独钟的还是经母亲手做出的那道角瓜汤。

很久没有在夏季的时候回过老家了,不知道现在老家的人们还种不种角瓜了,在我小的时候,家家每年都会在房前屋后或是自家的土豆地、自留地头种上一些,母亲更是对种角瓜这事非常上心,印象中我家每年似乎都要比别人家多种一些。除了一个夏天吃用之外,到了秋天,准保还能剩下一大堆的老角瓜。每年秋天,母亲都会在厨房靠着后山墙打扫出一块干净的地方,用土坯磊好,然后精心的把这些老角瓜储藏起来,这样,整整一个冬天我们就都能吃到鲜嫩的角瓜汤了。

说到这,有人不禁会问,老角瓜能吃吗?是啊,现在的人们冬季也能吃上嫩嫩的鲜角瓜,谁还会特意去吃老角瓜呢,其实不然,老角瓜不仅能吃,在我童年的那个年代里,几乎可以说是农村人冬天里唯一能够吃到的比土豆萝卜好吃的蔬菜了。只要把老角瓜的皮打掉,再抠出瓤,切成薄片,做出的汤还真是嫩角瓜没法比的呢。而且老角瓜不怕冻,即便冻透了,做出的汤味也没什么变化。

母亲做角瓜汤更是有特殊的办法。那时家里的生活条件还不怎么好,葱蒜倒不怎么缺,就是豆油没有多少,母亲总是在一个盛满干辣椒沫的大碗里浇上焕开的豆油,而做角瓜汤的时候就不放油了,开锅之后,在锅里淋上一小勺辣椒油,这样,一个个圆圆的油花都浮在汤面上,一锅油汪汪香喷喷的角瓜汤就做好了,而且口感特好。

我上初中以后,对角瓜汤的记忆就更加深刻了。那时上学需要早起,十冬腊月,四五点钟天还黑咕隆咚的,偶尔才能听到早起赶集的马车车轱辘声和车老板吆喝牲口的声音,每早这个时侯母亲就起床了,先是听到母亲开门抱柴禾的声音,然后是由于冻手向手哈气的声音,有时母亲也会进到屋里在炕头褥子底下焐一下手。最终每天都会在六点半的时候叫我,“成子,该起来吃饭上学了”。我就起床,洗漱之后吃完母亲端上来的一碗小米饭和一二大碗角瓜汤(母亲总会在盛给我的碗里再多放上几滴辣椒油),背上书包,走过那条不知道还要走多少遍的寒冷的路去上学了。由于喝了那碗烫烫的辣辣的角瓜汤,一路上都不会感觉怎么冷。

其实像这样的早晨,很多时候我都早早醒了,但总是赖在炕上,听厨房锅里水响边的滋滋声,听母亲和邻家大婶在窗外的唠嗑声,等待着母亲的那声轻轻的呼唤已经成了多年的一个习惯。“成子,该吃饭上学了”,温暖了我人生多少个寒冷的严冬啊!

如今,再也喝不到那种漂着圆圆油花的老角瓜汤了,再也听不到那声轻轻的呼唤了。自己的孩子都已经上初中了,母亲也早已离我们而去了,每个早晨,妻子也会早早的起床给女儿做饭,也会轻轻的唤女儿吃饭上学,只是不知道女儿还能否喝出我当年那股角瓜汤的味道,还能否体味到那种热彻全身的温暖?

那份浓浓的母爱呀!


癫痫病患者都有哪些症状
癫痫的药品选择注意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