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美散文 > 正文

【丁香】落牙(小说)

2022-04-19 11:41:38 来源:通俗文学 点击:1

我的一颗门牙晃动了,一天比一天厉害,有时吃饭咬到稍微硬点的食物就酸痛得不得了。

家里人说我要换牙了,看来这颗门牙是它们弟兄们中的第一名。

但他们的意见不统一,有的说不用去管它,牙齿摇晃到一定程度自己会掉下来,一般是吃东西的时候,就是要小心,别咽到肚子里去。还有一种说法是必须拔掉,不然碍着下面长上来的新牙,新牙会长歪。这是奶奶说的,我不喜欢这种说法,可她老说,老说,催着我爸妈把这颗牙齿弄下来。

于是,爸爸把一根线系在我松动的牙齿上。他要确认好几次,“是这颗吗……是这颗吗?”

我开始觉得挺好玩,等他们要动手时我害怕了,嘴里挂了根线头满屋子的跑。爸妈在餐桌的两边一个追,一个堵,嘴里不停地劝我,“不痛的,我们小时候都是自己用手抠下来的。”

哼,我才不上当呢!

后来他们逮到了我,我脑袋乱甩,他们抓不住线下不了手。

爸爸说:“好好好,不弄了,我来帮你把线解下来。”

我有点怀疑他,他也果然是举着白旗搞偷袭。幸亏线扣滑落,不然他就得手了。

他们再也别想把线栓到我牙齿上!

爷爷说,不能这样弄,拔牙会流血,万一止不住怎么办?还是去医院保险。

全家人赞同,我不赞同。小伙伴拔过牙,他说,是医生用个大钳子钳住牙齿硬往下拽,想想都害怕!

我坚决不去医院,叫嚷着:“让它自己掉下来,让它自己掉下来!”

四个大人围着我好说歹说我不肯,于是妈妈说:“去医院就让医生看一看,如果可以自己掉下来,就让它自己掉下来。”

牙科外排队的人好多,还有人捂着面孔在“哎呦”。

一进牙科诊室我就害怕了,第一张椅子上一个医生把一个机器伸进病人嘴里,还沙沙的响。第二张椅子的医生正在往病人嘴里打针。来到了 第三张空椅子前,我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不坐上去。

摘下口罩的医生笑容可掬,“小朋友,要拔哪颗牙齿啊?”

我把嘴巴闭得紧紧的,还捂上自己的手。

爸爸把医生叫到了一边嘀咕了一会,回来时医生仍然笑容可掬,“小朋友,我跟你爸爸商量了一下,依我看,你的牙齿不用拔……”

我长舒了口气。

“不过我要看看你下面的牙齿宝宝长出来了没有,牙齿宝宝最可爱了,所有牙医都喜欢看牙齿宝宝。”

我都要笑死了,我都大班了,可这医生还是用对小孩子的口气和我说话,不过我觉得他人挺好,可以相信一下。我张开了嘴。

当戴着橡胶手套的大手捏住我腮帮子的两边时,我感觉到了不对劲,但我的嘴已经闭不上了。爸爸妈妈一边一个摁住了我,使我动弹不得。我只能“啊呵”“啊呵”的哭。嘴被捏住后只能发出这样的声音。

有样硬邦邦的东西伸进了我嘴里,我想是那把大钳子。开始我看见它还在那只器械盘子里,后来就不见了,肯定是那个骗人的医生偷偷藏进了他白褂子上的哪个口袋里。

完了,我要被疼死了!

我想起了幼儿园阿姨讲小白兔拔萝卜的故事,小白兔,小猫,小狗,小羊……一个拽一个拔起大萝卜的画面出现在我脑子里。他们也会这样对付我的牙齿,医生,护士,爸爸,妈妈……

可是嘴里不知怎么被一捣鼓,就听见医生说:“好了。”随即传来有东西扔进盘子的声音。

在身体得到自由的第一时间我放声大哭,虽然我只感到很小的一点点疼。

医生却不许我哭,他让我咬住一团棉花球,并用很严重的口气说:“咬紧了,不然会流血的。”

我最怕流血了,血流光了人就死了,死掉是件最最可怕的事情。所以我不敢张着嘴哭,只能闭着嘴呜呜咽咽。

大人们都高兴极了,爸爸、妈妈还有那个坏蛋医生,他们为合伙骗了个小孩子开心得眉开眼笑。要是我在什么事情上让他们上当受骗,再在他们面前哈哈大笑的话,那么他们一定会像疯子一样发脾气,还可能会揍我的屁股。

回家的路上我仍在抽泣。爸爸给我买来了冰激凌,是我最爱吃的那种,可我不会松开棉花球,我不想流血而死。

到了家里我谁也不理,尽管爷爷奶奶很热烈地欢迎我回家。

他们说,可以把棉花球拿掉了,我还是有点担心。

冲进卫生间,锁上门,把那些坏蛋全关在门外。站在镜子前的凳子上,我小心翼翼的翕开嘴唇,牙齿间的殷红让我心都发颤。我轻轻放松咬得发酸的下巴,用手将那团血棉取下。血真的止住了!但那个豁口触目惊心。我谨慎地用舌头一点一点舔过去,稍微的酸痛就让我放弃了对那个可怕伤口的探索。

我步履沉重地走出卫生间,手指上还捏着浸血的棉球。他们一下子都围了上来。

“哇——”我尽情释放延迟的悲伤。

爷爷端来了一个碗,里面装着融化了一半的冰激凌,我哭着吃着,眼泪混进了冰激凌白色的奶油里。

两小时后我吃了一碗米粥,粥是奶奶煮的。这时我已经跟她说话了,对她和爷爷坚持要送我去医院拔牙,我会恨他们一辈子。不过,现在恨得好多了。

粥汤里的米粒流过裸露的牙床时酸酸的,我不时眯起眼睛,吸着冷气。我太饿了,还是忍着把一碗粥喝完。

晚饭还是粥汤,这时牙床已经不那么敏感,那是因为我用舌头反复地摸了它一下午,我甚至敢用手指去碰那个伤口。爸爸不让我碰,说会感染。

我还吃了点菜,用舌头赶到两边的牙齿慢慢地嚼。也会有大颗的碎屑偷着跑到中间去,一口咬下去会难受半天,可能比白天拔牙还要疼。我没有再哭。只是用手捂住嘴皱一会儿眉头就好了。

晚上,爸爸给了我一个漂亮的小盒子。是他以前买戒指送给妈妈用的小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是我的牙齿。它那么小,那么白,那么新……为什么要换掉它?这么一想,我又有点伤心。

我再次站上了卫生间镜子前的凳子,试着把牙齿装回去。缺口不大不小正好装得下,就是一松手它就自己掉了下来。我玩了一会,被爸爸看见了,他又说什么会感染,并收回了牙齿和小盒子,说替我保管。任我怎么闹也不再给我。

在被子里,我舔着牙床,不停的吸气。凉风穿过牙齿中的缝隙是多么奇怪的感觉。睡着前我一直在想,明天一醒来我就要去照镜子,说不定那时新牙已经长出来了……

以上不是一个孩子的讲述,孩子不具备那样成熟的语言,这是一个成年人的回忆,这个成年人就是此刻坐在电脑前打字的我。

写这篇时,我的舌头不停地舔着自己的牙齿,吸着气;写这篇时,那颗牙齿早就不见了,我说爸爸弄丢了它,爸爸说是我弄丢了它;写这篇时,爷爷奶奶已经不在人世,我也终究没能恨他们一辈子……

关掉电脑,我来到女儿的房间。她睡着了,我帮她掖了掖被子,她却翻了个身将一只手伸了出来。小手攥着拳头,似捏有什么东西。我轻轻掰开她手掌,里面掉出一颗门牙,那么小,那么白,那么新……

这是她的。今天,女儿掉落了她的第一颗牙齿。

成人癫痫的引发原因
问问癫痫有哪些临床症状呢
癫痫病患者的护理措施